girl  

書名:關於少女的殺人告白

佐藤青南 著

高詹燦 譯

皇冠文化

 

 《關於少女的殺人告白》說的是一個在暴力家庭環境下成長的女孩,面對每天的暴力威脅在求助無門的情況下,如何漸漸地在心中埋下仇恨的種子,最終選擇以殺人的方式讓累積己久的壓力獲得宣洩的出口。故事進行的方式跟湊佳苗所寫的《告白》很雷同,都是以自述的方式進行,手法雖然相似,但是因為敘述的視角不同而讓讀者的感受也有所不同。《告白》是以當事人的角度為出發點,而《關於少女的殺人告白》則是以旁觀者的角度詮釋,少了自我的主觀性,卻也多了相對的客觀性。從眾人口中的片段證詞所集結出來的線索,得以還原現場並拼湊出真相。也因為是以旁觀者的角度來看待整起事件,所以才能夠突破自身的盲點,並找出問題癥結所在。

長峰亞紀的媽媽是家暴受害者,卻因為自己軟弱的態度連帶地也讓亞紀成了名副其實的受虐兒,雖然自己親身經歷過暴力威脅的痛苦,但亞紀的媽媽不但無法幫助亞紀脫離魔掌,反而選擇以「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這種等同默許的態度讓暴行得以繼續,最終讓悲戲無可避免地發生。故事以主線搭配支線的方式同時進行,主線主要是描述兒童保護所所長隈部認識亞紀的經過,並在無意間發現亞紀不尋常的家庭環境而試圖幫助她脫離苦海,無奈卻面臨到種種困難考驗的過程。另一方面的支線則是以所有與亞紀家人有關的不同旁觀者視角的描述,就像是被記者訪問一樣,每個人都以回憶的方式回想關於十年前的這起悲劇。而在這回憶的過程中,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會察覺到原來自己一直都忽略了亞紀在不經意間所釋放出的求救訊息,而讓暴力有機可乘。雖然亞紀是整起事件中最直接的殺人兇手,但事實上其他人在無形之中也都成了整起事件的隱形推手,因為是他們一步一步地將少女推向絕望的淵藪。 《關於少女的殺人告白》以眾人的論點襯托出少女的無辜,而犯下了這起堪稱情有可原的犯罪事件。

家暴的問題時有所聞,個案更是與日俱增,發生家暴時最重要的是家人之間所抱持的態度,如果連自己最親密的家人都不相挺,又如何能夠讓受害者敞開心胸,並說出真相?當家不再是一個安全的避風港,而是成了讓自己感到最痛苦的地方時,這就是最讓人感到絕望的地方。一個無法保護自己孩子遠離暴力的母親顯得如此可悲,而那種姑息養奸的態度更是令人唾棄,因為這種軟弱的態度,反而助長了對方的氣勢,多少個暴力家庭就是如此產生的,平日生活緊繃所累積的壓力最後化為暴力,如果還不斷地找理由讓暴力合理化,這種惡劣的行徑就會讓受害者更無力反抗。暴力的因子會遺傳,暴力的行為也會被模仿,童年時如果遭受過暴力相向,長大後就有可能加倍施暴,如果無法扼止這種暴力行為,就會讓不幸無止盡地延伸,甚至禍延下一代而成了一種惡性循環。因此,必須同聲譴責暴力行為,遠離暴力的威脅。

 《關於少女的殺人告白》以環環相扣的劇情,層層疊疊的手法,讓人分不清被害人與加害者的界限,同時以拋磚引玉的方式激起了更多的漣漪與迴響,是一部能夠讓人深省的書。

創作者介紹

兩男一女不孤單

Mend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